21

October

2019

力爭氧壓浸出技術邁向新高端

發布時間:2019-10-21 9:14:11140次

據中國有色網報道:

 2019年1月8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隆重舉行。長沙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與有關單位完成的“鋅清潔冶煉與高效利用關鍵技術和裝備”項目榮獲國家科學技術二等獎。全國有色金屬行業設計大師、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長沙有色院副總工程師何醒民作為項目主要完成人參加了獎勵大會并領取了獲獎證書。

當目睹何醒民手捧獲獎證書與其他單位科技人員在人民大會堂的合影時,油然而生的敬意,讓筆者走近了何醒民。這些利國利民先進技術的背后,有哪些創新的故事值得行業去借鑒?作為國內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的領軍人物,這位已經步入花甲之年的科技工作者為了追求綠色發展做了什么?這些技術對行業高質量發展產生了哪些深遠影響?

何醒民,瘦高個兒,笑容和藹,鼻梁上架著一幅高度近視眼鏡,當面對筆者的采訪時,他有些靦腆,回憶年初召開的全國科技大會,他告訴筆者:“這次大會對我們科研單位鼓舞很大,鋅氧壓浸出技術高效、環保,已成為綠色冶金的代表,目前除了鋅冶煉技術以外,作為科技單位,我們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努力鉆研,需要不斷激發創新動力。”

攻克難題的技術“牛人”

近年來,我國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發展迅速,技術上有了長足的進步,為綠色發展夯實了基礎。從另一方面來看,雖然發展態勢較好,但也面臨一定的困難和挑戰,與國外的有色金屬冶煉行業相比,還存在一定的差距。嚴格的環保制度下,鉛鋅冶煉行業的環境污染問題、資源綜合利用率低、工藝流程和技術裝備落后等眾多實際情況,都需要國家、行業和企業共同面對和有效解決。

何醒民自從1982年進入有色金屬冶煉行業,就堅定了綠色冶金、清潔冶煉的初心,他執著追求,以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攻堅克難,在引進和消化的基礎上,進行技術再創新,產學研實現深度融合,最終通過技術引領為行業為企業產生了更為廣泛的價值。

2003年,在西部礦業公司55kt/a粗鉛冶煉技改項目中,何醒民在國內首次引進瑞典卡爾多爐煉鉛新技術。該項目的成功實施,提升了我國鉛冶煉技術及裝備水平,實現了鉛冶煉行業真正意義上的一步煉鉛,并有效減少鉛及SO2對環境的污染,節約了能源。2004年,在云南冶金集團總公司曲靖有色基地100 kt/a電鉛項目中,他又在國內首次引進日本TDE公司電鉛自動生產線,積極開發大型配套技術裝備,提高了裝備的自動控制和信息化管理水平,實現了該企業的產能目標,使其成為當時國內鉛電解單系列建設規模最大的精煉廠,樹立了中國電鉛制造的里程碑。

在何醒民看來,這些國外的先進技術主要是通過技術論文、資料了解掌握,要引進這些技術并不困難,困難的是如何把這些概念性的設計和沒有落地的工藝包進行吸收轉化再創新,也就是說更好的利用我國的物料、設備和條件,將技術運用到項目的實際生產中去。在西部礦業公司55kt/a粗鉛冶煉技改項目的試生產中,由于設備故障和中間物料等影響,項目工藝指標難以達標,為解決這些難題,何醒民積極協調項目組和業主,認真探索,多次深入現場,勇于創新,通過調整工藝參數、完善設備操作條件、加強設備維護管理等措施,優化了外方的技術條件,解決了棘手難題,使各項技術經濟指標達到了設計要求。

  “已經創造出來的東西比起有待創造的東西來說,是微不足道的。”2008年,何醒民在丹霞冶煉廠100 kt/a鋅氧壓浸出綜合回收鎵鍺技改工程中,首次引進加拿大謝利特公司氧壓浸出濕法煉鋅新技術,當時由于國外技術提供方的技術資料無法滿足施工圖設計要求,該技術轉化工程化異常艱巨。何醒民作為該項目的總設計師,不畏艱難,凝聚設計團隊的力量,從項目設計的前期階段開始,多次組織到國內外相關廠家深入調查研究,結合項目實際情況,發揮聰明才智,以“一流工程”的標準,高水平完成了氧壓浸出濕法煉鋅技術的轉化設計,同時解決了高壓釜內襯磚、膠泥、搪鉛和管道材質以及設備制造、選型等一系列問題。特別是膠泥和內襯磚國產化這一重大問題的解決,為工程節省了大量投資,并縮短了建設周期。

在項目試生產過程中,國外技術提供方由于技術服務有限,何醒民帶領技術團隊全天候深入現場指導操作,監控工藝過程和設備運轉情況。為了找到問題的癥結,及第一時間得到項目現場的數據資料,他主動參加現場排班,和工人一起值夜班,工人三班倒,他經常24小時連軸轉,僅那段時間,全月加班就達29個,其中通宵班11個。最為有趣的是,在許多工人的印象中,外表普通沒有一點兒架子的何醒民,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名工人,直到有一次看到何醒民在項目現場用流利的英語與外方技術專家交流技術問題,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普通的“員工“這么“牛”。

肩負重任,為的是盡快打開新局面,最終通過大膽創新探索總結等,搶占技術制高點。在何醒民和業主的一道努力下,該技術重點解決了高壓釜噴嘴堵塞、高壓釜跑液冒槽、高壓釜排料難以控制3項國際性難題,建成了全國第一套大規模氧壓浸出濕法煉鋅系統。

該工藝技術亮點凸出,一是實現了金屬回收率高、有價金屬綜合回收好,最終資源得到最大化利用;二是該工藝技術具有設備簡單、工藝流程短等特點。因其焙燒制酸系統不需沸騰,所以不產生二氧化硫尾氣對大氣的污染排放,該工藝技術屬于環保型清潔生產工藝,符合國家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宗旨,符合節能減排、發展循環經濟的產業政策。丹霞冶煉廠首家因為采用并優化氧壓浸出濕法煉鋅技術,為企業創造了豐碩的成果,在國內外引起高度關注。

何醒民表示,目前,氧壓浸出新技術成為國內同類企業技改首選,西部礦業、四川會理、白銀公司、豫光金鉛、馳宏鋅鍺等10多家企業已經選擇了該工藝技術,該工藝技術為企業技術創新插上了翱翔的翅膀。

勤勉奮進的“工作狂人”

在何醒民的辦公室,筆者看到一個出差常用的備品包,原來這個行囊一直存放在公司,哪里有任務,他隨時購票,必須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同事們告訴筆者,有時何醒民上午出差回來,剛到辦公室處理了一些技術問題,下午接到緊急電話,就得立馬奔赴其他項目現場,繼續開展具體工作。據了解,何醒民每年大半的時間在外出差,特別是在丹霞項目部那幾年,項目現場成了他的家,他吃住在現場,與項目參建單位人員同甘共苦,大伙兒親切的送給他一個昵稱“項目部鐵人”。

2012年,何醒民擔任西部礦業公司100 kt/a電鋅氧壓浸出新技術工程的項目總設計師,因項目建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帶,氣候環境對設計指標和工藝流程多有影響,在投料試生產階段,何醒民駐守一線現場進行了3個多月的技術指導。當時由于關鍵原材料供應出現偏差,導致項目前期投料故障多發,何醒民每天待在生產車間觀察處理現場問題,忙到凌晨兩三點都是常態,即使這樣,他從不缺席第二天早上的生產例會。在項目攻堅的關鍵階段,何醒民甚至24小時駐守現場,每天堅持組織團隊技術人員召開事故分析與技術交流討論會。會上,他鼓勵年輕人要大膽發言,敢于創新突破,敢于挑重擔,他還告誡年輕人,只有跟隨項目才能快速成長。在他的帶領下,團隊員工勁往一處使,最終在大伙的齊心協力下,項目順利投產,世界上首座位于2500m以上高海拔地區的硫化礦氧壓浸出工廠拔地而起。

多年來,同事們感受著何醒民工作時的快樂,同時難免心疼他的忘我和付出,一直兢兢業業超負荷運轉的何醒民,工作占據了他太多的寶貴時間,但他從來都是那句樸實的話語:“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如今,已經退休的他,接受了公司光榮的使命——繼續返聘,在科技創新的道路上,他仍然為長沙有色院的科技工作貢獻著光與熱。

自2016年開始,何醒民著力研發氧壓浸出技術在銅冶煉方面的具體應用工作。方案設計初期,何醒民滿腔熱情,大量查閱資料,認真研讀,不放過資料中任何一項對后繼工作有借鑒幫助的數據。常常有團隊技術人員到辦公室找他,看到他盯著屏幕思考問題發呆的神態,大伙兒不忍心打斷他的思路。團隊技術人員告訴筆者,很多時候,何醒民只要想到好點子,就會立馬撥通他們的電話,把想到的方案與大家探討。直到方案成熟后,他便帶領團隊進入實驗操作,經過200多組的階段實驗,當一組組數據擺在他的面前時,他反復測試,力爭找到最為合理的優化方法。

2017年3月開始,經過了兩年的實驗操作后,氧壓浸出煉銅工藝技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用何醒民的話來說:“下一階段,就是努力實現氧壓浸出煉銅工藝技術的工業化和大規模推廣應用。”

潛心專研的專利“達人”

通過多年的潛心鉆研,長沙有色院何醒民發明專利“一種控制硫化鋅精礦加壓浸出物料粒徑的方法”(專利號ZL201210474376.7)榮獲第二十屆中國專利優秀獎。該發明公開了一種控制硫化鋅精礦加壓浸出物料粒徑的方法,這種方法通過對硫化鋅精礦加壓浸出過程操作條件的控制,解決了調節槽的堵塞問題,保證了生產系統連續穩定的運行,提高了系統的生產效率。

何醒民告訴筆者,“中國專利獎”是由國家知識產權局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共同審核授予的中國專利界的唯一獎項。作為我國知識產權領域的政府最高獎項,該獎項設立的目的在于對促進創新和加快經濟社會發展做出突出貢獻的專利權人和發明人(設計人)給予表彰。

他還告訴筆者該專利在獲獎之前,出現了一個小插曲。那是2015年7月1日,該發明專利被競爭對手謝里特國際公司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長沙有色院收到通知后,及時組織發明人和專利代理公司召開多次會議研究案情,對本專利專利權穩定性進行論證、分析,于同年8月25日向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提交了意見陳述書。在北京國家專利復審委員會第六審理庭口頭審理過程中,雙方代表辯論激烈,長沙有色院代表何醒民義正辭嚴,逐條給予駁斥。最終,長沙有色院取得該專利知識產權糾紛口頭審理勝利。2016年2月6日,長沙有色院收到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審查決定書,維持“一種控制硫化鋅精礦加壓浸出物料粒徑的方法”發明專利權有效。 

    在長沙有色院,筆者還了解到,以何醒民為第一發明人的專利統計就有30余項。僅針對氧壓浸出工藝技術領域,通過創新拓展和超越,取得了多項重大突破,并且申報多項技術專利,其中“硫化鋅精礦加壓氧浸出鋅同時回收有價金屬的方法”“從常壓富氧直接濕法煉鋅高硫渣中回收元素硫的方法”“臥式反應釜的擋墻結構”等多項專利已授權。在專利申請上,何醒民不僅鼓勵指導年輕人,要具有尊重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同時在榮譽面前,他又非常淡泊,總是把自己的榮譽放在后面。負責專利管理的同事告訴筆者:“公司引進了全球專利搜索軟件供技術工作人員使用,這些互聯網+等新事物對年齡大的同志來說,有些抵觸心理也在所難免,但何醒民對新事物非常敏感,而且樂意接受新事物,并擅于利用這些工具研究先進技術,解決項目生產中的實際問題。”

鍥而不舍,金石可鏤。何醒民創新工藝技術的成功應用實踐,解決了我國鉛鋅冶煉行業存在的環境污染嚴重、技術裝備水平低、綜合技術經濟指標落后等問題,推動了我國鉛鋅冶金技術的進步和發展,產生了顯著的經驗效益和社會效益,為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作出了突出貢獻。

獨立思考,做高品位的科學技術研究,這就是長沙有色院工程師何醒民、鐵人何醒民、勞模何醒民。

(譚璽)

<上一頁1 下一頁 >
3D历史开奖500期